你知道吗?你爱喝的红牛竟然侵权了!

日期:2019-12-17   |   发布人:中财企航   |   阅读量:275

  红牛系列商标案,再有新进展,引发关注。
  
  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以华彬红牛对红牛系列商标不享有所有者合法权益为由,驳回其索赔27.53亿元的诉讼请求。此外,高达1880万的案件受理费,由华彬红牛公司负担。
  
  (2018年8月,红牛饮料公司将泰国天丝告上法庭,请求法院确认17个“红牛系列商标”是其资产,如不能对此予以确认,则确认由红牛饮料公司和泰国天丝共有。公开的长达47页的判决书显示,红牛饮料公司提出了多项事实和理由以佐证“红牛系列商标”属于其资产的组成部分。)
  
  尽管该案的审判只是双方2016年矛盾升级后20个左右诉讼中的其中一个,但背后却是两大泰国富豪家族许氏家族和严彬家族之间,关于红牛商标展开的“恩怨情仇”。因此,本案结果依旧引发媒体和舆论热议。
  
  对此,泰国天丝则在11月28日晚发布声明称,一审判决“大获全胜”。
  
  中国红牛公司则发布声明称,一审判决仅围绕红牛公司是否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商标所有权进行审查和裁判,偏离了红牛公司的真正诉求,对北京高院的一审判决坚决不予认可。
  
  到底是谁的“红牛”?
  
  小编查询发现,中国商标网官方网站显示,红牛系列商标目前均在天丝医药名下,且都处于有效状态。然后,事情并不简单。
  
  1995年11月,泰国红牛创始人许书标为开拓中国市场,与现红牛饮料公司法定代表人严彬达成合作,在深圳设立了红牛饮料公司,约定中国红牛经营期限50年。根据当初双方的合作内容,泰国红牛提供品牌授权及原料供应,严彬负责在境内生产、销售红牛饮料。
  
  天丝医药作为创始股东和红牛商标所有者,授权许可红牛饮料公司使用红牛商标,并与之签订了《商标许可使用合同》,对商标权属和使用期限作了明确规定,红牛商标属天丝医药所有,且合同于2016年10月6日到期。
  
  2012年,许书标去世后,由许书标的儿子许馨雄接任泰国天丝的掌门人,双方的友好合作出现了裂痕。泰国天丝方面坚称,品牌授权已于2016年年底到期,并以商标注册到期为由,拒绝延期经营。与此同时,作为被授权方,中国红牛坚称双方签订的授权期限为50年。
  
  2015年,双方的矛盾逐步爆发,矛盾加剧,泰国天丝更是以中国红牛侵害商标权向法院提起诉讼。这个时候,关于“红牛”之争背后的纠纷才浮出水面。
  
  事实上,现如今,在严彬家族的布局之下,红牛饮料自身的销售体系显得残缺不全,而华彬系则持有北京红牛饮料销售有限公司及20多家分公司,以及北京红牛饮料销售有限公司的约10家全资子公司等。此外,除了32类核心商标,严彬家族已注册了大多数其他类别的红牛商标和外观专利。
  
  商标纠纷,“站”谁?
  
  回到上述案件,2019年11月28日,北京市高级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认定“红牛系列商标”的权属状态是明确的,均归属于天丝医药公司所有”,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关于确认其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所有权的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红牛饮料公司发布声明表示不认可,称其是“红牛系列商标”在中国市场从零价值至数百亿市值的唯一投入方和贡献者。并表示判决“未能体现公平原则”,并宣称“本公司作为红牛系列商标这二十余年来的唯一投入方,于情、于理、于法,均应是该商标合法权益的享有者。”
  
  有关业内人士指出,依据“商标注册”所有权判决有明显的不足之处。众所周知,商标与包装装潢以及附着于商品上的消费者价值是完全不同的商业利益,依据商标所有权判决过于牵强,也难以服众。华彬系20多年的持续投入和经营,才把红牛这个无人知晓的品牌打造成中国功能饮料行业的领军者,自然功不可没。
  
  但是也有网友调侃到:“房子租了20多年,钱赚上了,最后把房子当成自己的,还问房东索要巨额装修费。实际情况可能更加严重,租客还理所当然的认为房子已经是自己的了!”
  
  商标纠纷背后,牵涉的巨大情理纠纷,让这场商标纠纷成为了双方公司的要打的“持久战”。显然,红牛系列商标案还要持续进行下去。不管结果如何,该案都给外界极大的警示:重视商标运营,重视知识产权保护,迫在眉睫。
  
  商标价值,日益彰显
  
  红牛系列商标案件,并非个例,在知识产权日益重要的今天,商标纠纷案背后往往牵涉巨额金钱纷争。
  
  1加多宝商标归中粮,赔2.3亿
  
  2019年11月15日,历时一年多的加多宝和中粮包装之间的商标仲裁案终于尘埃落定:拥有加多宝商标权的子公司王老吉公司须根据增资协议将加多宝商标注入清远加多宝并完成相关的商标注入手续,而清远加多宝亦须配合相关商标注入手续。同时,王老吉公司须马上赔偿中粮包装投资约人民币2.3亿元,同时还须向中粮包装投资支付利息约人民币773.48万元。
  
  2汇源自救,1个商标卖36亿
  
  汇源,这个家喻户晓的“国民饮料”品牌,至今已经停牌一年,负债115亿,面临退市的危机。2019年,汇源果汁“卖身”新三板企业天地壹号,双方签订合作框架协议成立合资公司。也就意味着汇源通过“注册商标”把自己卖了36亿。
  
  3“江小白”商标纠纷不断
  
  自从“江小白”风靡市场后,围绕“江小白”系列商标的归属问题就爆发了一连串的纠纷。2019年10月,“江小白”系列案件之“江记小白”商标权无效宣告行政诉讼案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开庭审理。这也是继此前的“江小白”“江大白”“小白江”之后,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之间进入司法程序的第4起商标权属争议。
  
  时间,精力、经济利益,这都将成为企业牵涉进商标纠纷中,损失的重要方面。一个又一个商标纠纷案,都在提醒和警醒企业管理者,及早布局商标,及早进行知识产权运营,避免后期企业发展壮大过程中引起的不必要纠纷。
  
  知识产权作为科学技术创新和知识财富创造的重要保障,已经成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战略性资源和市场竞争力的核心要素。商标作为无形资产,除了商标来源以外,商品声誉、信誉等都依附于商标而存在,不能脱离商标单独存在。与技术不同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商标使用时间越长,它的价值愈发往上增长。